Fashion
Art
Wellness
Paris
Follow
Hermès 如何將藝術融入時計腕錶?| 專訪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
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
#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&A博物館尋找浪漫
#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《刹那的》
Anson Kong x McLaren
#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《留一天與你喘息》
#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《Mr. Stranger》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?
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
1.61k views

Hermès 如何將藝術融入時計腕錶?| 專訪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

11.11.2022
Tags:
Hermès 腕錶

「愛馬仕」的名字,彷彿等同了夢想、卓越與奢華,大家願意將金錢投放到 Hermès 的產品上,除了因為其名氣及品味設計,還有那超卓的手工技術,一個手袋、一條絲巾、一枚腕錶,都展現出世家一絲不苟的完美主義。正如大家今天所說︰「沒有意義的奢華,只是浮華」,將腕錶的性能優化,同時將藝術融入時計,令 Hermès 的腕錶能夠持續,繼而傳承,這正是為奢華注入養分、提升到另一層次的最佳例證。而致力為 Hermès 成就這樁美事的靈魂人物之一,當然少不了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Philippe Delhotal。

其中一款展現珍珠貝母微繪工藝的ARCEAU Hermès story作品(圖片來源:Hermès)

其中一款展現珍珠貝母微繪工藝的ARCEAU Hermès story作品(圖片來源:Hermès)

自古以來人類便設法將抽象的「時間」以不同的論點來闡釋。在古希臘時期,哲學家柏拉圖認為時間並不單純用來安置宇宙萬物之存在次序,更重要的是,讓永恆之合理性法則實踐於現實世界之中。同一時期的數學家及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則提出,時間象徵天體運動的軌跡,並推演出時間是一個循環。古羅馬帝國時期天主教思想家奧古斯丁卻認為一切時間都是現在,當下存在的既非過去也非未來,現在的一瞬間就是時間。古代中國人對於時間的闡述則與空間同在,更以「宇宙」二字代表︰「宇」代表空間、「宙」代表時間……今天,時間終於能夠量度,能以實在的方式來演繹,然後人類要進一步挑戰這個時間的盛載器,有人加入複雜創意的功能,有人施展卓越的工藝,將之化作一件藝術精品,在Hermès的工作坊內,錶匠每天都埋首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創舉。

其中一款展現珍珠貝母微繪工藝的ARCEAU Hermès story作品(圖片來源:Hermès)

其中一款展現珍珠貝母微繪工藝的ARCEAU Hermès story作品(圖片來源:Hermès)

踏上專業製錶之路

當愛馬仕決定全力發展腕錶系列之際,便於1978年選址在瑞士製錶重鎮的比爾(Bienne)設立工作坊,1999年另一更具規模的新錶廠亦正式落成,愛馬仕並於2006年注資著名機芯廠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,跨入高級專業製錶領域,然後再先後買入錶殼廠和面盤廠等,整裝待發。市場上精於製作工藝錶盤的品牌不多,Hermès是其中一個,其藝術面盤圖案大多來自經典的絲巾圖案設計,或是和駿馬有關的圖像創作,從早期與著名琺瑯大師Anita Porchet的合作開始奠定基礎,到現在已涉及不同領域的題材及工藝,琺瑯彩繪、麥稈鑲嵌、鐫刻工藝,以及全新作品ARCEAU Hermès story腕錶所採用的塗繪金貼花工藝及木片細工鑲嵌等,令作品極具觀賞價值。

其中一款展現珍珠貝母微繪工藝的ARCEAU Hermès story作品(圖片來源:Hermès)

專訪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 Philippe Delhotal

「Hermès是創意世家,也是工藝世家,這些元素已存在於愛馬仕的DNA之內,因此將各種藝術帶入製錶領域是非常自然不過的事。」Philippe Delhotal如此說。2009年加入愛馬仕,自此Philippe便帶領創意團隊開發出一系列的工藝腕錶,由於工藝腕錶錶盤的圖案大多取材自愛馬仕的絲巾設計,因此當中最具挑戰性的地方是將一幅90×90厘米尺寸的圖案,微縮至只有數十毫米並放到錶盤上,Philippe表示如果圖案太過複雜或太豐富,就未必能夠將整幅圖案完整地採用,這個時候就必須作出取捨。他會抽取作品中某些部分,例如其中的一件物件或一個角色,宗旨是具有獨特的風格和趣味性,與此同時能夠說出故事,然後就決定採納哪一種的工藝來演繹,透過作品向美學致敬。

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Philippe Delhotal(圖片來源:Hermès)

工藝巧奪天工

就好像Hermès全新的兩款ARCEAU Hermès story工藝腕錶,圖案就正是來自同一條的「Hermès story」絲巾,「設計源於英國設計師John Burton的作品,但當中太多細節,較難將之縮減至數十毫米,於是我選取了老虎及騎木馬的公主,最重要是忠於原著,還有顏色的處理。愛馬仕非常着重色彩的運用,尤其每個獨一無二的項目都是色彩豐富的,這是世家很鮮明的標記。」兩款腕錶均來自愛馬仕經典的ARCEAU系列,系列於1978年首度面世,Henri d’Origny看到半邊腕錶隱藏在一片葉子下,他被這個畫面所啟發:刻意拋開任何對稱的想法,於是他的Arceau腕錶只有一邊錶耳,同時他希望馬鐙的形狀可讓人想起愛馬仕的馬術根源。

ARCEAU Hermès story以木片鑲嵌工藝製作而成的老虎為主角(圖片來源:Hermès)

老虎圖案腕錶的老虎以木片鑲嵌工藝製作而成,運了共290枚來自不同木材、經染色的木片所組成,工匠總共花費5天的時間才能呈現所有細微差異。老虎周圍有透過手工雕刻和塗繪而成的的蝴蝶、蜂鳥、烏龜和孔雀等金質貼花,賦予錶盤獨特的浮雕視覺效果。此外,工匠再投注5天的心力,以多層次的微繪工藝創造兔子和螳螂微妙的立體感。公主圖案腕錶的複雜程度亦不遑多讓,騎着木馬的公主,以及在她四周出現的各種動物︰巨嘴鳥、烏龜、孔雀、燕子和兔子,都展現了珍珠貝母上的微繪工藝,以手工漆繪、拋磨及光滑處理,塗繪了約20層的顏料,耗費8天的時間,經過幾次烤箱的烘乾才完成。

ARCEAU Hermès story以木片鑲嵌工藝製作而成的老虎為主角(圖片來源:Hermès)

滿腔熱誠成創作動力

現時Philippe所領導的創意團隊共有13人,他表示要成功創作一枚工藝腕錶,所面對的挑戰實在不少,例如要將機械裝置跟人手工藝相結合,就必須完善各部門、各範疇之間的合作。問到Philippe要當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,需要具備哪些過人之處?他帶點靦腆回答︰「要由我口說出來似乎有點難,但我會說最重要的是passion,沒有passion的話很難激發創意,它令我繼續前進,對於每一項工作,我會同時用心、眼睛及雙手去完成。其次就是常常抱有正面的態度,保持開懷的心境,我要感染我的團隊,甚至是佩戴愛馬仕腕錶的人。能當上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是我遇過最好的工作,我相信到我要退休的一天,那將是人生最艱難的時刻。」

ARCEAU Hermès story以木片鑲嵌工藝製作而成的老虎為主角(圖片來源:Hermès)

    Tags:
    Hermès 腕錶
    Recommend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