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shion
Art
Wellness
Paris
Follow
Elon Musk批評Netflix中Woke Mind Virus太深|時裝界如何因覺醒心靈病毒變得偽善?
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
#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&A博物館尋找浪漫
#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《刹那的》
Anson Kong x McLaren
#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《留一天與你喘息》
#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《Mr. Stranger》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?
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
5.9k views

Elon Musk批評Netflix中Woke Mind Virus太深|時裝界如何因覺醒心靈病毒變得偽善?

28.04.2022

Elon Musk早前就Netflix發表季度業績流失20萬訂閱用戶令股價大跌,更在Twitter發表這是 Woke Mind Virus覺醒心靈病毒所致。究竟甚麼是 Woke Mind Virus覺醒心靈病毒? Woke Mind Virus是否令創意工業倒退的原兇?上世紀的Chanel、YSL、Dior最經典的設計原來一直挑戰著 Woke mind覺醒心靈底線, 作為創意工業之一的時裝界, Woke mind virus 的入侵又帶來甚麼傷害?

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
甚麼是Woke Mind Virus覺醒心靈病毒?

Woke mind 就是醒覺或關注的意識,這裡泛指關注社會議題,指人們在面對周遭的不公義的事件上保持清醒,保持正治正確,加上Virus就指這種意識成為病態,和濫用。

時裝界時代產業,追隨當下普世價值,反映時代,就是時裝的社會價值。然而,21世紀,時裝界要守的「價值」真的不少,道德生產、版權、cultural appropriation、性別、體形、膚色、性向多元等等等等,這些所謂「政治正確」的條件,稍一鬆懈都會成為為眾矢之的,隨時受公審或陷入被cancel的危機。

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
 

世界推崇「政治正確」,事實是有得亦有失,這可以是進一步文明發展而堅持,另一方面是創作上的枷鎖,也是玻璃心人類的超能膠。以最近Netflix紀錄片《白人時尚:A&F興衰記》為例,片中正是以正義判官姿態大審A&F種種不合現時政治正確的罪狀,例如只請俊男美女售貨員、白人主導等等,政治正確到不得了,在事後喊打一個已被時代洶汰的品牌,是否所有問題都能歸咎於「白人至上」?現在大聲吶喊的時尚判官,當年是否又未曾為A&F的俊男美女動過一點心?

(圖片來源:)Netflix

(圖片來源:)A&F廣告圖片

A&F 由品牌形象到經營手法絕對有垢病,否則不會淪為今日下場,事實上絕對有不少時裝品牌都踩過地雷,就以cultural appropriation為例,上至Gucci、Chanel、Prada、Comme des garcons,下至H&M都曾因而惹禍。Gucci 曾因推出大紅咀樽領衫和indy turban 而引來非議,被指種族歧視和印瀆宗教;Prada 和Comme des Garcons也曾受類似的指控。Rihanna也曾因為在時裝雜誌封面穿唐裝衫而被指文化挪用。以上種種列子都是因為被該文種的當時人因為「woke mind」而感到被冒犯和黑化。

(圖片來源:Gucci)

然而絕大部分個案都會向woke mind 而低頭,這樣的woke mind 如沒有在任何抵毀的動機時,是否可取?A的文化是否不能用於B人類的創作上?我們嘗試去參考woke mind 還未流行之前的時裝界。

Chanel 曾以中國為靈感,推出「巴黎上海」工藝坊系列,Dior更加是「挪用」的高手,從日本、中國、埃及取經,YSL 更出過名為Opium的香水,這些作品多年來從沒有人提及過挪用與否,就算woke 過也成為今日的經典。

Chanel 巴黎上海工坊系列(圖片來源:Chanel)

YSL Opium 香水(圖片來源:museeyslparis)

YSL 西班牙系列(圖片來源:museeyslparis)

看人家用不同的文化作出聯想其實是種趣味,觀乎現世下的道德判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處處「不尊重」為由挺身而出,打擊想像空間,說實在,時裝設計又不是做考古,要是忠於原著又是抄襲,這樣兩邊難討好,只要觸動了某些人的敏感的神經,就得要下架、要道歉,這樣的道德批判變得適得其反,這對應Elon Musk 所謂”The woke mind virus is making Netflix unwatchable”。

(圖片來源:)[email protected]

 

很多時裝設計師都想要透過時裝去帶來歡樂,正能量,有時就是因為過份政治正確而令時裝裝失去幽默感,失去吸引力,時裝最後只淪為淡而無味的衣服而已。

Yves Saint Laurent’s 1994 haute couture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
時裝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反映社會風貌,也表示設計師的立場,稍一牽涉這個層面,也就是時裝觸了政治,一面倒追隨「正確」也不是這個世界的真貌,曾經John Galliano 就在Dior中,以Homeless為主題去創作,技驚四座,回想起來,原來以前的人的胸襟、接受不同聲音的量度比現在的人大。最好的時裝都是觸動禁忌,現在的人似乎要放棄這種自由討論的空間,「正確」的事就可以討論,「不正確」的就連提都不能提?如果「正確」就是權威,一味安撫易碎的玻璃心,沒有人去挑戰權威,哪來進步?

    Recommended